拍场书法为何难与国画争辉?

时间:2012-06-23  

近两年,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拍卖市场也日渐红火,收藏逐渐成为部分中上阶层人士投资并借以修身的重要领域和手段。作为中国独有的艺术形式和传统文化一部分的书法与国画当然成了国际与国内拍卖市场上的宠儿。但是,相比较于目前正热火朝天的绘画领域来讲,中国书法市场似乎显得过于冷清,这流传千载、与人们的生活更为密切相关的传统艺术为何在当代文化市场上受此冷落、始终未能同国画有平等的地位呢?

  拍卖市场上的中国书法与绘画

  在当前的拍卖市场,尤其是国内的文化拍卖市场上,中国书画作为一个整体无疑已占据了相当重要的一块领域。但我们只要稍微浏览一下现在各大拍卖公司的拍卖图录就可以看到,目前在市场上火爆上演的中国书画热毫无疑问是在国画主导甚至统治下进行的,而中国书法却仅仅作为“穿插”其中的“点缀”而存在,似乎只是以此来显示中国传统艺术中书画不分家的旧理。

  尤其在近现代及当代中国书画的市场上,近两年其发展的速度和火爆的程度都到了让人目不暇接的地步。但是,纵观各拍卖行的大型中国书画专场拍卖会,国画几乎都占到了全部拍品的90%以上。无论是从其绝对数量上来看,还是考察其具体的成交价、成交率等各种数据,中国书法相对于绘画作品来说都少得可怜,这些都无疑证明了国画在当代书画市场上一统天下的地位。

  在各大拍卖公司中国书画尤其是近现代以及当代的中国书画专场拍卖中,这种国画统领天下的现象是显而易见的。仅举一例:在中国嘉德的2005秋拍中,11月5日的“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第一部分的拍品共有247件,其中绝大部分为中国画作品,而书法作品总共才只有不到10件;在第二天进行的第二部分的436件拍品中,书法的影子也随着总数的加大而稍稍多了一些,其中刚刚谢世的中国文化界、书坛泰斗启功的作品占了相当一部分,另一大领域则被一部分书画皆擅长但主要以画作名世的齐白石黄宾虹张大千、溥儒等大家的几件书法精品所占据。除此之外只有几位近现代书法名家于右任、沈增植、沈尹默等人屈指可数的几件作品在那里独立支撑中国书法的门面。而与这种寂寥的现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几乎所有中国近现代国画界的大师级人物的精品画作都在这里登场,并以压倒性的优势让前者显得更加势单力薄,仅就这简单的数字来看中国书法就根本无法有与国画平起平坐甚至平分天下的可能。更有甚者,在11月7日将举行的“中国当代书画”拍卖专场中,全部108件拍品无一例外的均为国画作品,书法以全军覆没的颓势未能占得一席之地。这种现象其实并非罕见,凡只限于当代作者的书画拍卖会上,似乎都只有当代国画家的位置,在2005年8月中拍国际进行的“当代中国名家书画”专场拍卖会上,全部88件拍品也同样全为国画,而未见书法的丝毫影踪。

  在其他如北京荣宝、北京翰海、上海崇源、北京华辰、上海敬华等一些以中国书画拍卖见长的国内各大拍卖公司2005年的历次拍卖会上,我们都很少能从中寻觅到书法的影子,相对于备受追捧的国画作品来讲,其成交价与成交率也是少得可怜。书法已完全成为了国画的“点缀”和“附庸”,它们仿佛就是为了“书画”一词的相对完整才得以被保留的。以此观之,似乎凡中国书画的拍卖会都可改称为国画的专场拍卖了,且毫不为过。

  同样作为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瑰宝、并在中国历史上几乎并行而互补的同时发展的书法与国画竟会在当代市场上受到对比如此鲜明的差别对待,这里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也是深层次的,除了有艺术作品本身的原因,还有许多长久以来的人为因素所形成的阻碍。书法市场就像一个羞涩的待嫁姑娘,虽已上轿,却始终未能摘下那块作为遮挡的红盖头。

  中国书法为何不能与国画平起平坐?

  书法家身份的尴尬

  中国书法与绘画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部分,一直以来都与文人、宫廷等社会上层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各项的拍品中,它们往往被视为是最具人文性和文化气息的。但是,也是由于这历史的原因,中国书法却不得不长期以来都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地位上。

  历史上的书法家大多兼具政治家、文学家等其他更为重要的身份,书法只被作为一项基本的技能是文人借以获取其社会地位的手段,专业的书法家在中国古代历史中可以说几乎没有。所以,长久以来,“书法家”只能作为其他“家”的附属,这种传统延续至今,成为“书法家”或说“职业书法家”总显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症结。书法家以文化、学识为先,否则即是“书匠”,而不对等的是“画匠”一词古已有之,且早已是一项正当的“职业”了。画家可以没有多少学问,但书法家必须有相对较高的学问;绘画可以作为一项正当的职业,而书法自古以来都只能作为一种素质的象征、身份的附庸。这种身份划分上的传统差异造成了书法家在当代社会中难以转型的历史性尴尬。

  当代社会对这种文人传统的继承从一开始就明显地表现于各大专院校艺术类专业的设置方面:美术作为一门专业甚至独立的院系从近代教育伊始业已存在,并受到了极大的重视并得到了相对比较充分的发展;而书法却始终未能在此专业教育领域与美术分得一杯羹,直到近些年才掀起了各院校开始兴建书法学院、将中国书法独立分科的风潮,但为时已晚,至少在最近十几年,书法领域的高级专业人才依然稀缺,而这种教育下的专业意识将在一个更加长远的时期内继续束缚书法的市场化发展。

  到了文化领域已逐步市场化的今天,很多书法家仍旧死守着“书法家”的历史原则,将“卖字”视为文人不屑一顾的行当。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能够进入正式大型拍场的当代书法家屈指可数,而一些优秀的当代画家的作品则早已攀升到了堪与某些古人比肩的价位。这里不得不承认书法家自身观念的因素影响和阻碍了书法市场的发展。

  有鉴于此,目前中国书法市场上交易的主要形式也依然停留在登门或托人求购、借助于笔会或画廊代理、私下交易等“传统”方式上,这在另一种层面上实际满足了一部分书法买家、藏家的需求,反过来却继续阻碍书法拍卖领域的发展。

  旁观者对书法艺术性的认识尚模糊不清

  鉴于书法以汉字为载体的独特的性,其实用价值与艺术价值的定位与分界在大多数人眼中始终都是模糊不清的,因此也就在一定层面上大大削减了书法艺术的受众群体。购买是创作的动力,同时也是这个领域得以发展的内在动因。没有占社会绝大多数的旁观者对于书法的正确认识,书法市场的开拓策略再完备也只能是一纸空谈。

  由于历史的原因,书法的主要功用并不是装饰,更不是拿来收藏。毛笔是用来写字的,而写字是用来记录和创作文学作品的。只是在“写字”的实践中,人们才逐渐认识到了其中所蕴涵的某些独特美感,而开始从汉字审美的角度来审视和欣赏一件书作。由此一些人开始钟爱书法,甚至独好此道,因而产生了历史上很多不朽的书法大师。虽然对于书法的艺术价值,古人早已认识得十分清晰,但这种认识依然与今人不同:“写字”的实用价值依然排在毛笔的功用之首,而其创作价值只是一些文人闲暇时借以修身或交流、应酬的工具罢了。在当时的百姓眼中,有学识、有文化的人才会写字,“这个人识字”更是一个人文化含量的标志,而没有太多人会注意到他字的好坏。

  但到了近代,西方开始传进了更加方便和简易的书写工具和书写方式,于是毛笔作为一项实用和使用工具开始逐渐退出中国社会生活的历史舞台,识字和写字也随着教育的普及而变得再没有那么神秘。毫不费力地“写字”几乎人人都会,而写得如何则在更大层面上成为了一个人学习、积累和修养的问题。书法到底是不是艺术,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主观而又不太明确的定位。

  从旁观者一方来讲,很多人依旧没有认识到中国书法独特的审美效果和巨大的艺术价值,所以很多藏家依然把眼光主要停留在对绘画及其他表面的投入上;而从书者一方来讲,很多书家本人都是“兼职”的,真正把书法艺术当作职业的人仅在近些年才有所涌现,但仍然不是这个群体的主流。一项艺术不管要在哪个方向上有所发展,没有一定的人群作为创作和购买的基础,这种做法在当今社将会寸步难移。

  书法有其独特的技法、完整的形态体系以及独立的审美方式和文化内涵,作为一项可“创作”、可收藏的物质形态早已被世人所认同,从这个角度来讲,说其不是艺术是万万说不过去的。但问题在于,在大多数人眼中,这种“抽象艺术”的审美性和艺术性与绘画作品相比依旧相差甚远。如何从书法的角度让人们认识到其独特的艺术魅力才是进一步开拓其拍卖与收藏市场的关键所在。

  书法审美标准的难以确定

  与书法家和画家在身份上暂时无法做到平等对应的是,书法在艺术审美标准上也有着很多与国画相比导致其处于劣势的因素。

  绘画作品的描摹对象是实际的人物、事物与景物,即使抽象画也有一个固有的、客观的“形态”上的束缚,尤其中国画更是以描摹实景为主,这就使得其在创作和欣赏过程中具有更直观的认知性和使最广大人群相对容易和直接理解的可能,虽有重于“形似”者、有重于“神似”者,但总归有个“似”字作为其创作的基本点和本质依据或物质依托。

  而书法的创作对象是汉字,除了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甲骨文和部分金文以外,后来经过一系列发展和演变而得出的“现代”汉字已经看不出其“象形”的意味,而是变成了与西方字母文字“殊途同归”的抽象记录符号。书法风格和形式的多变、书写技法的难以把握、汉字线条中所蕴涵的极为抽象的所谓神韵、性灵的不易捕捉等等因素都在一定程度上使人们对于书法作品的评审标准具有了某种不确定性,也使书家本人与观者、藏家之间无形中多了一道认知和体味上的阻隔。同时,要在一个限定的“形”中注入自己的理解甚至创造,稍不留神即可能走上歧途,这也为书家自身的成长设置了相对较大的障碍,为书法本身的发展框出了一定的限制。所以即使到了今天,所谓的“现代书法”仍然没有被最广大的书法人群所认同,而抽象绘画却早已成为了国际上现代艺术的领军者。

  由于这种“生而有之”的根本性差异,决定了书法与绘画在学习与创作、继承与发展、审美与鉴赏、开拓与创新等各个方面的极大不同。虽然“书画同源”之理古已有之,但在大多数人看来,这“源头”却实在不知指向何方。

  国画的审美标准早已有了一定意义上相对规范并被大多数人所认同的界限与观念,而中国书法却一直以来都是中国艺术审美方向上的一大难题,个人的喜好和偶然的视觉碰撞大大加剧了在书法评赏过程中个人因素的作用和由此带来的不确定性。

  审美标准既然难以确定,其市场价值自然无法做到权威的认证和衡量,这成为了当代书家中极少数几位已被社会绝大多数人所认可的书法家,其中不乏社会地位和其他领域的威望在起作用者,才能进入由古人书作主宰的中国书法拍卖市场的最重要因素。古人的作品毕竟有限,当代书家资源的开掘又无法做到充分和权威,中国书法市场靠什么来继续维系和发展呢?

  如何开掘中国书法市场的最大潜能?

  中国书法市场的相对狭小,从相反的意义上来看说明了其具有相对较大的开掘潜能。在国画拍卖市场已经日渐趋于定型的同时,中国书法向正常化、规范化交易的迈进其实还处于的起步期。尤其在当代书法领域中,有待开掘的资源和市场其实是无限广阔和巨大的。

  就作品资源一方来看,目前已被社会认同的老书“家”虽然为数不多,但其作品数量相对古人来说却不止百倍。这些人大多在文化艺术领域有较高的威望,作品经过几十年的磨练形成自己的风格套路并已入佳境且渐臻完美,质量上有保障、认同度上有相对广大的受众群体、收藏价值上也基本已经有了最低标准的确定,所以这部分老书法家的作品应该成为今后十年甚至几十年内当代书法市场上的重要一支。但是,由于传统因素和某些理念的制约,他们的潜能尚未被完全挖掘,这也是人为因素很难改变的痼疾。同时,部分藏家也应认识到其深藏的巨大价值,现在开始收藏为时不晚。

  与老书法家形成对立的是,现在中国书法领域中的很多中青年书法家已日渐显示出了他们的实力和独特的风格魅力。虽然由于种种因素,他们的作品还很难被主流的大型书画拍卖市场所认同,但我们可以看到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正在以迅猛的态势向前发展,他们的作品价位也以每年百分之二三十的平均速度向上提升,这一部分是我们最应该开掘且蕴藏着无限潜力的重要领域。

  一方面,中青年书法家应该有在提升自身作品艺术含量的同时向市场靠拢的意识;而另一方面,拍卖公司和媒介、市场也应该为他们提供借以发展的桥梁,这也是完善当代书法市场的重要手段。

  拍卖公司、画廊等社会机构作为书画作品流通的主要渠道,书画媒体及其组织的交流活动等作为书法家与作品宣传的主要手段,应该在很大程度上起到对书画收藏界潜在而巨大的主导性影响。大型的拍卖公司能够在单纯关注成交率的同时开始重视尚未成名的中青年书法家;画廊代理及代理人机制逐渐成熟;书画宣传界的国际化竞争态势的形成;权威书画媒体的当代性意识与国际性意识的及早确立,都将对当代书法市场的发展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从购买人群的角度来看,目前对当代书法领域的整体水平、风格以及其未来走向与发展趋势有一定的准确认识和预测的藏家还在少数。如何使购买者不再盲目投资,而是从需求的层面上促进中国当代书法市场的发展,应该是所有书画中介机构和书家、买家本人都亟待思考和解决的关键性问题。

  首先,中国书法作为我国传统国学文化的一部分,不仅应该得到藏家与市场的认同,还应该在最广大的人群内得到适当的普及,形成一个良好的基础性氛围。当社会中的大多数人都对书法艺术有一个基本而准确的了解和认识,当藏家本人可以独立确定一件书法作品的审美艺术价值与收藏价值时,则书法市场的繁荣将指日可待。

  其次,书法家本人在潜心创作的同时,也应注意到社会审美意识普遍发展的程度与方向。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凡是流传至今、仍在不断被后人学习与借鉴的书法作品,无一不是雅俗共赏、经得起历史考验的经典中的经典,人们在观赏它的时候总是能从其中找到不同的、新的韵味和感觉。其实古人早已为我们指明了这条康庄大道,沿此向前,则历史上书法繁荣的景象将在当代社会中进行全新意义上的重演。

 
沈德志-人物山水901
人物山水
协商元
 
于志学-人物-三阳开泰1021
人物
协商元
 
汪国新 关公935
人物
协商元
 
徐光聚 山水901
山水
协商元
 
杜军 虎901

协商元
 
田茂怀 工笔虎901

协商元
 
张北云 山水911
山水
协商元
 
张静伯 小写意花鸟901
花鸟
协商元
 
赵贵德 马901

协商元
 
喻建十 山水901
山水
协商/面议元
 
苏柏斗 工笔人物882
人物
协商/面议元
 
田庸 花鸟881
花鸟
协商/面议元
 
宋彦军 人物881
人物
协商/面议元
 
梁占岩 人物881
人物
协商/面议元
 
刘永杰 人物881
人物
协商/面议元
 
许文厚 花鸟881
花鸟
协商/面议元
 
檀东铿 花鸟881
花鸟
协商/面议元
 
老等 花鸟881
花鸟
协商/面议元
 
金鸿钧 花鸟881
花鸟
协商/面议元
 
满维起 山水881
山水
协商/面议元
 
季观之 山水881
山水
协商/面议元
 
米春茂 猫881
动物
协商/面议元
 
崔景哲 工笔人物882
人物
协商/面议元
 
白金尧 工笔花鸟881
花鸟
协商/面议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