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大佬全球抢名画

时间:2014-06-02  

2012年6月19日晚,随着蘇富比的开槌,万众期待的伦敦盛夏拍卖季隆重开幕。在随后的三周,蘇富比、佳士得推出的“印象派和现代艺术”、“战后及当代艺术”、“英国绘画”专场一一亮相,且拍卖目标锁定10亿美元。而支撑他们这份信心的,则是非常被看好的来自俄罗斯、中东和中国客户的强劲购买力。

  10亿美元的金钱游戏

  伦敦当地时间6月19日晚,蘇富比“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拍率先登场,20世纪超现实主义的绘画大师杰昂-米罗绘于1927年的现代艺术经典杰作《绘画(蓝星)》,打响了这场顶级拍卖盛宴的第一炮。

  《绘画(蓝星)》是此次伦敦盛夏拍卖季各方瞩目的超重量级拍品,拍前估价1500万-2000万英镑。最终,它众望所归地拍出了2356.125万英镑的成交价,刷新了米罗今年2月另一作品1680万英镑的拍卖纪录,成为整场拍卖会最大的亮点。

  接下来亨利-摩尔的雕塑作品《母亲与拿苹果的孩子》开拍,有5位买家参与竞价,最终以586万美元成交,也创下了亨利-摩尔室内雕塑拍卖新纪录。

  但除了这两件作品超出其最高估价,整场拍卖会其实都较沉闷。毕加索的彩色蜡笔作品《Les Dejeuners》以53万美元成交,莫奈的风景画《La Seine à Bougival》以375万美元成交,均未达到最低估价。刚创下世界拍卖纪录的爱德华-蒙克1929年的风景画《Kragero in Spring》更遭遇了流拍。

  蘇富比这场拍卖的总成绩也不令人欣喜:48件拍品中只有33件售出,成交额1.177亿美元,刚超过其整场拍卖会的最低估价。而15件遭遇流拍的艺术品,有相当部分甚至连一次竞拍都没有。相较于拍卖季10万亿美元的目标,颇有点儿出师不利的意味。

  6月20日晚,位于伦敦市中心的佳士得克里斯蒂拍卖行挤满了数百人, 佳士得“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拍正在举行。
  该场拍卖会最受关注的,是法国印象派大师雷诺阿1888年完成的《沐浴者》,拍前估价1200万-1800万英镑。它曾几经易主,最后到了一位瑞士收藏家手中,此前它也在纽约创下裸体画作2090万美元的最高拍卖成交价。但拍卖会开始前,《沐浴者》被宣布撤拍,原因是该画作已私下成交,卖家在拍卖会开始前接受了一个“非常诱人的价格”。

  另一幅引人注目的画作是毕加索1949年的作品《怀孕的情人》,它成就了该场拍卖会的最高成交价855万英镑,但并没有打破其900万英镑的最高估价。

  比利时艺术家勒内-马格利特1928年的作品《被强暴的女人》是该场拍卖会的闪耀之星,它以1130万美元成交,超出预估价230万美元的近5倍。该作品在现场还引发了一场激烈的10人争夺战,最终花落纽约金融家威尔伯-罗斯。

  当晚最昂贵的拍品,是毕加索的1949年作品《坐着的女子》,该作品达成了860万英镑成交价,而之前的估价为500万-750万英镑。另一件毕加索描绘他第二任妻子杰奎琳-洛克的《女人与狗》,成交价为1100万美元。但并非所有毕加索作品都顺利找到下家,贾科梅蒂、康定斯基等的作品也遭遇了流拍。

  该场佳士得拍卖会,总共70件作品拍出56件,总成交额达9258万英镑,未突破总估价8650万-1.267亿英镑的区间。

  拍卖季的开局平平,并不妨碍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批大家杰作的登陆,其中包括估价2400万-3100万美元的弗朗西斯-培根1964年的《自画像习作》、约翰-康斯特勃20年未现市场、估价3000万-4000万美元的风景画《船闸》,伊夫-克莱因作品估价2700万-3100万美元的《蓝玫瑰》等重量级作品。长久以来,纽约一直是全球公认的艺术品拍卖地,许多天价拍卖纪录都是在那儿诞生的。而伦敦艺术品市场崛起的原因,既在于那些长年定居伦敦的俄罗斯大亨,将其作为一个更自然的投资市场;也在于中东的艺术品买家,将伦敦视为只需中等航程就可轻松抵达的拍卖之地;同时伦敦也是中国的超级富豪群体贡献市场份额的最佳属地。

  蘇富比曾有过一个统计,拍品卖给来自新兴市场买家的数量,从今年年初开始,纽约和伦敦都有所增长,只不过伦敦33%的增长,要远远超过纽约的6%。

  正因为有了这个来自东方藏家的强劲购买力,此次伦敦盛夏拍卖季才会毫不犹豫地将战绩锁定10亿美金。蘇富比印象派与现代艺术欧洲部主席海伦娜-纽曼在采访中毫不掩饰对这股东方势力的期待,“特别是俄罗斯买家们,在伦敦拍卖会竞买会让他们感觉非常舒服,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将自己的第二个家安在了伦敦,而且他们在当地也非常活跃。我认为,这主要是因为我们地处的特殊地理环境是通往东方(中亚、中东等地)的门户。我们可以在近年来的拍卖会上明确地看出这一日益增长的趋势。”

  而这种期待源于过去3年间,最悲观的市场预测一次次地被市场击碎,顶级艺术品市场以一连串的破纪录数字,藐视着全球经济不稳定的大环境,无论是欧元区的低迷还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都动摇不了顶级艺术品价格的飞涨。

  来自机构的支持,也让艺术品市场屹立不倒。卡塔尔为了填充其日益扩大的博物馆体系,近些年也成了艺术品市场的一大新兴买家。媒体还认定是该国在一次私人交易中,以2.5亿美元天价,收购了保罗-塞尚的《玩牌者》,而这一价格是艺术品交易史上的最高成交价。

  中国买家全球扫货

  2011年11月,为期一周的“亚洲艺术在伦敦”吸引了大量来自中国的新富买家和藏家。在中国新买家和藏家的推动下,艺术市场的高价位正日趋正常化。如今,中国新富阶层会定期光顾世界各大拍卖行甚至一些规模较小的拍卖行扫货。

  亚洲艺术销售和展示周在伦敦已举办了13年,这期间中国内地和香港的藏家,趋之若鹜地飞往伦敦寻宝。“亚洲艺术在伦敦”主席Max Rutherston表示,几乎所有的拍卖行都预期这些古文物的买家是中国人,不管是来自内地还是香港,抑或是少数的台湾客户,而这一趋势在过去十年已越来越突出,不断推动着价格的提升。

  在这些新买家和藏家队伍中,名人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导演、演员、表演艺术家和体育明星及对冲基金经理、地产商和企业家,中国名人正逐渐加入新收藏家的行列中。其中原因,首先在于中国股市和房地产市场的波动,让中国富人将投资触角伸向了艺术品市场。

  针对中国买家的扫货热情,各大拍卖行也积极回应。2010年,蘇富比首次举办了专门定位于亚洲市场的私人拍卖会。2011年,佳士得在纽约和伦敦委任了中国代表,“以发展亚洲新客户并妥善处理与来自中国内地及亚洲其它地区重要私人藏家的关系。”

  2012年3月31日,蘇富比宣布将投资720万美元,在香港金钟商业区太古广场开设一个面积超过1390平方米的展示空间,用于向中国收藏家推介国际艺术。此举被外界评论为,拍卖公司将染指一级市场。而早在2010年5月,佳士得就在香港中环历山大厦22层开设了1.5万平方英尺的画廊和拍卖厅。

 
沈德志-人物山水901
人物山水
协商元
 
于志学-人物-三阳开泰1021
人物
协商元
 
汪国新 关公935
人物
协商元
 
徐光聚 山水901
山水
协商元
 
杜军 虎901

协商元
 
田茂怀 工笔虎901

协商元
 
张北云 山水911
山水
协商元
 
张静伯 小写意花鸟901
花鸟
协商元
 
赵贵德 马901

协商元
 
喻建十 山水901
山水
协商/面议元
 
苏柏斗 工笔人物882
人物
协商/面议元
 
田庸 花鸟881
花鸟
协商/面议元
 
宋彦军 人物881
人物
协商/面议元
 
梁占岩 人物881
人物
协商/面议元
 
刘永杰 人物881
人物
协商/面议元
 
许文厚 花鸟881
花鸟
协商/面议元
 
檀东铿 花鸟881
花鸟
协商/面议元
 
老等 花鸟881
花鸟
协商/面议元
 
金鸿钧 花鸟881
花鸟
协商/面议元
 
满维起 山水881
山水
协商/面议元
 
季观之 山水881
山水
协商/面议元
 
米春茂 猫881
动物
协商/面议元
 
崔景哲 工笔人物882
人物
协商/面议元
 
白金尧 工笔花鸟881
花鸟
协商/面议元